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副刊 >> 正文
在遠方,在這里
來源:武進日報 作者: 日期:2019-09-24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  □ 唐燕云 記錄

  八月里最悶的一天,毛燕坐在空調房里,看手頭這本《VISTA看天下》。她看不下去,那50萬“事實孤兒”的相關文字,讓她心里有點隱隱的絕望。扔下書,她轉臉望向窗外白花花的樓宇,又想起三年前在火車站偶遇的那個小伙子,那個跟自己兒子一樣年輕的男孩。

  其時,毛燕夫婦被擋在候車廳外沒法入內,證件在導游手里,他正趕來,熱浪熏得人幾乎發軟。就在這時,毛燕看見那個小伙子和他的同伴急急奔過來,不,是同伴們架著他,跌跌撞撞地奔過來。

  毫無疑問,這是幾個外來打工青年,他們在趕時間去往目的地。他們在大廳入口處停下,將小伙子扶到墩子上坐下,馬上商量分頭行動。其中兩個男孩跑去尋售票大廳,剩下兩人安慰小伙子。毛燕想,肯定有什么緊要事,而且肯定跟這小伙子的腿有關,因為她看到小伙子咧著嘴,端著自己的右腿,一個勁呼著氣,嘴里“嘶嘶”吐聲,臉色發白。穿粉紅衣服的小姑娘在安慰他“忍一忍、忍一忍”,一邊又連連催促旁邊的小伙子去看看,前面兩人有沒有買到車票。

  看得出來,他們很團結,團結得像兄弟姐妹。他們應該來自同一地方,又同在這里打工。出門在外討生活的人,即便在血緣之外,也會因為區域關系自然而然結成聯盟。看著小伙子痛苦慌張的模樣,她就想起自己的孩子躺在病房的那一段艱難日子,她不允許自己看著別人痛苦而無動于衷。

  毛燕過去詢問,小姑娘轉過臉,停了幾秒,說,他的腿疼得不行,不知道怎么了。小伙子的右褲管卷在膝蓋上,很瘦的小腿,外觀上看不出有什么異常。意外一早就發生了,拖到下午,越來越疼,現在疼得更厲害,實在忍不住,去醫院看過,要動刀,手術要費很多錢,所以想回老家上醫院。

  “老家在哪里?”“陜西。”陜西!那兒有《平凡的世界》,有《白鹿原》,毛燕去過兩次。毛燕決定要為小伙子做點什么。她輕輕觸拭,小伙子右腿表皮發涼卻感覺不到疼。她猜測,要么骨頭折斷或開裂,血流受阻,以致熱量不能傳到表皮。如果真是骨頭受損,那必須馬上就醫,再晚,恐怕來不及。

  毛燕蹲下來,說,現在的情況是,你的骨頭肯定受傷了,如果開裂或錯位、折斷,必須馬上動手術,否則錯過最佳治療時間,你的腿就廢了。你還小,跟我兒子差不多年紀,如果廢了一條腿,今后怎么成家、怎么生活?再者,即便你今天坐上了火車,從這兒到陜西,你算算得多少時間?車上肯定沒有配套的醫療設備,萬一在車上越來越疼,疼得死去活來,你怎么辦?

  所以,你得馬上回市區動手術,錢不夠,跟伙伴借,你的腿肯定能保住,這不是什么疑難雜癥。腿治好了,那是一輩子的大事。一輩子的大事辦好了,花去的這點錢,還是事嗎?聽我勸,馬上回去進醫院。再給家里打個電話,你爸媽一定會想辦法的。如果為了一點醫療費而廢了一條腿,你就拖累了爸媽,拖累了全家,這叫得不償失。

  小伙子被毛燕的話嚇住了。他可能又疼又怕,都沒來得及仔細想過這些道理,更沒想過后果有多嚴重。

  同伴回來了,終于沒弄到回家的車票,毛燕倒松了一口氣。目送他們打車回轉,毛燕在心里說,老天會保佑你渡過難關。

  三年過去,毛燕會經常想起那個小伙子,想起那群單純仗義的年輕人,他們雖然遠離家鄉,卻不孤單。現在,桌上攤開的這一頁,“50萬事實孤兒,何以回家”的報道,又讓毛燕心里很重。50萬未成年人,他們有父或有母或父母俱在,卻因父母或死或殘或病,或出走離異,或獲刑,而無法得到父母的撫養,更得不到關愛。他們曾經或正在經歷著孤獨、封閉、自卑,遭受著來自外界的嘲諷、辱罵、排斥。他們中相當一部分,缺衣少餐,營養不良,輟學流浪。比起物質的救助,他們的心理成長與情感發育,需要更迫切、更持久的救助。

  毛燕想,除了偏于一隅做些無所謂有、無所謂無的假想之外,自己其實什么也做不了。唯一能做的,就是回到現實,回到自己的陣地。2019年秋季才開學,剛剛收繳上來的“暑期生活問卷調查”,有孩子這樣寫:

  “希望爸爸不要每天晚上都出去,就留我一個人在家里,每天等到深夜才回來……我每天幾乎就只有三頓飯的時間能看到我爸。”

  “平時你們幾乎都在上班,到下午6點多才回來,你們幾乎都沒有時間能帶我出去。”

  毛燕懂。在廣袤的天宇下,在無窮的遠方,在咫尺之間,總有一些人趕在夜幕拉開之前匆匆趕赴安身之處,總有一些人在為明天的生計輾轉奔走無法停歇。

  毛燕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那些人。

在遠方,在這里

責編: 莊恩慧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