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奧天氣:

您當前的位置 :首頁 >> 熱點聚焦 >> 正文
誓復河山 雖死猶生
新四軍吊橋村突圍戰遺址紀念碑:
來源:武進日報 作者:記者 徐夢超 日期:2019-09-27  報料熱線:86598222

  武進新聞網訊(記者 徐夢超)紅色檔案 1940年11月上旬,蘇皖區黨委書記鄧仲銘由丹北地區南下,經茅山前往太滆檢查工作,于11月9日在武南寨橋附近的吊橋村宿營,突遭千余日偽軍襲擊。新四軍遂與日偽軍展開激烈戰斗,雖然戰役只持續了幾個小時,卻成為武進抗戰史上最悲壯的一戰。在突圍戰斗中,新四軍獨立一團團長王豐慶,獨立二團政委、副團長李復等200余名指戰員英勇犧牲。

  紅色故事

  上世紀三四十年代,戰火紛飛,常武地區有支由熱血青年組成的地方革命武裝——蘇南人民抗日義勇軍,活躍在前黃、運村、漕橋一帶,開展抗日游擊戰斗。

  一次次的戰斗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歷史印記,記錄著武進人民為民族獨立、人民解放、國家富強而英勇抗擊日本侵略者的苦難與輝煌,蘊含著中華兒女不畏強暴、不甘屈辱、舍生忘死、百折不撓、奮斗到底的偉大抗戰精神,是中國人民抗擊外來侵略的重要歷史見證,也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。位于前黃鎮寨橋吊橋村的新四軍吊橋村突圍戰遺址紀念碑,記錄下了武進抗日戰爭歷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場戰役——吊橋村突圍戰役。

  扎根蘇南成為日偽軍眼中釘

  1940年,蘇南戰場形勢變幻莫測,戰爭進入膠著狀態。陳毅、粟裕挺進蘇南敵后已有兩個多年頭了,在創建以茅山為中心的抗日根據地后又東進北上,整個蘇南戰場風起云涌,給日偽軍沉重的打擊。新四軍深深扎根于蘇南,并不斷發展壯大,這種局面是國民黨當局不愿看到的,原本想借日偽軍之手消滅蘇南新四軍的愿望落空后,不斷制造武裝“磨擦”。同年6月15日,國民黨第三戰區在蘇南蘇北調動數萬兵力,分3路向溧陽新四軍江南指揮部進攻,力圖消滅新四軍蘇南主力。陳毅司令主動撤出溧陽水西村,在西塔山指揮自衛反擊,擊潰了插入茅山地區頑軍的兩個團,粉碎了頑軍的陰謀。

  此時的日偽軍視蘇南新四軍為眼中釘,趁國民黨軍隊制造“摩擦”時,對共產黨根據地進行突襲和掃蕩。同年7月,陳毅、粟裕率蘇南新四軍主力北渡長江,駐扎蘇北蘇南新四軍兵力空虛,國民黨加劇武裝“摩擦”,日偽軍進一步加緊對中心地區的掃蕩,并對新四軍集結地進行長途奔襲。吊橋村突圍戰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。

  1940年11月初,在丹北地區檢查工作的蘇皖區黨委書記鄧仲銘,由澄武錫地區越過京滬鐵路封鎖線南返,擬經太滆地區轉茅山根據地,前往溧陽水西村新四軍指揮部。由于沿途情況復雜,太滆地區派新四軍獨立二團政委、副團長李復率一個連前往迎接。新四軍獨立一團團長王豐慶也率約一個連的兵力,由茅山地區前往太滆地區迎接鄧仲銘。兩支部隊會合后一起行動。

  吊橋村突圍戰,痛失兩名團長

  11月9日,部隊到達武宜交界地區的寨橋鄉吊橋村。吊橋村三面環水,緊靠武宜運河,是一個偏僻而幽靜的村莊。當260余人的隊伍進入吊橋村后,原本寧靜的村莊一下子熱鬧起來。由于未發現常州及周邊日偽軍據點有異常的動靜,部隊在薄霧中安然宿營。

  然而,就在幾天之前,由于日軍貨船輪拖從宜興開往常州,途經鐘溪橋時受到獨立一團王豐慶的痛擊,日軍要報復時正得漢奸密報,獲悉新四軍駐扎在寨橋鄉,便調集大批日偽軍,嚴密封鎖,分頭向吊橋村合圍夾擊。

  鄧仲銘迅速召集王豐慶、李復研究突圍方案。大家分析,吊橋村南北方向都是河,且都有敵人的主力部隊,東面陸路也集結了大量從漕橋過來的日軍,唯一的辦法只能通過村中間的吊橋向西突圍。

  翌日拂曉,濃霜遍地,重霧籠罩。和橋、漕橋的日偽軍分水陸兩路,從吊橋村的東南、東北方向包圍過來;常州方面的日偽軍也從前黃襲來,共約1000多人。李復聽到槍聲,飛快地率領連隊奔赴前沿。王豐慶也率領部隊趕到陣地,組織火力,占領了吊橋,封鎖了村東南的河口,阻止敵人的進攻。

  在鄧仲銘的指揮下,王豐慶端起機槍,沖鋒在前,他命令警衛排,負責保護鄧仲銘和非戰斗人員。李復率領一個班,在正面牽制敵人,掩護全體人員,向吊橋村西北、西南方向撤離。在突圍中,王豐慶、李復以及營長鄧忠、民營股長范浩等英勇犧牲。

  為國捐軀,榮光無尚

  王豐慶,1930年投身方志敏的紅十軍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歷任紅十軍團獨立師政委、貴池江連特委書記、皖浙贛特委書記、新四軍一支隊民運科長、鎮丹句金四縣抗敵總會副主任、中共蘇皖特委委員兼軍事部長、新四軍六團政委兼副團長、獨立一團團長等職,是在艱苦革命斗爭中鍛煉出的優秀人才。這次突圍,王豐慶為掩護鄧仲銘等過河,親自架起機槍阻擊追過來的400余名敵軍,不幸頭部中彈犧牲,時年33歲。

  李復胸脯中彈后,警衛員薛祥大背著他轉移,他吃力地說:“別管我,快走,保存革命力量就是勝利。”他犧牲時年僅34歲。

  王豐慶和李復等一大批革命烈士的壯烈犧牲,為鄧仲銘和非戰斗人員的轉移贏得了寶貴時間。此次戰役只持續了幾個小時,卻犧牲了200多名新四軍官兵,是武進抗戰史上最悲壯的一戰,也是蘇南抗日根據地的一次重大損失。

  王豐慶、李復壯烈犧牲的消息傳出,抗日軍民悲痛萬分。當地群眾特地趕到常州城里買了新黃呢軍裝,給烈士穿上。武、宜各界代表1000多人佩戴黑紗白花,聚集在寨橋靈臺的關帝廟,隆重舉行陣亡將士追悼大會。

  追悼會后,王豐慶的棺材埋葬在周家湖青龍廟后,李復的靈柩于1942年春運到臧林安葬。新四軍六師參謀長兼十六旅旅長羅忠毅親撰“民族英雄李復烈士之墓”碑名,墓兩側石柱上還刻著羅忠毅撰寫的一副挽聯:“為國捐軀,榮光無尚;效命疆場,忠勇可嘉。”

  抗戰勝利后,武、宜各界代表千余人又來到寨橋,舉行隆重的陣亡將士追悼會。2000年,寨橋鎮黨委在犧牲烈士埋骨處立起新四軍吊橋村突圍戰遺址紀念碑,供先烈的家屬和群眾祭掃。

誓復河山 雖死猶生

責編: 莊恩慧

相關新聞:
蘇ICP備07507975號 新聞信息服務單位備案(蘇新網備):2007036號 版權所有 武進區委宣傳部 武進日報社

蘇公網安備32041202001025號

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直播